快捷搜索:

立法会会议上关于台湾杀人案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的答复

立法会会议上李慧琼议员的提问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的书面回复。

以下是今日(十月三旬日)在立法会会议上李慧琼议员的提问和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的书面回复:

问题:

一名喷鼻港须眉狐疑于去年仲春在台湾屠杀与其同业的喷鼻港女子后返回喷鼻港。因为政府无法根据现行法规把该名须眉移送往台湾受审,保安局于本年仲春向本会提交立法建议,以修订《逃犯条例》(第503章)及《刑事事件互相司法帮忙条例》(第525章)。政府已于本月二十三日正式撤回有关法案。另一方面,该名须眉因洗钱罪成而被判囚,并已于本月刑满出狱。就此,政府可否见告本会,今朝有否计划(例如透过现行机制)尽快把该名须眉移送往台湾受审,为逝世者讨回公平,以彰显公义;若有,详情为何;若否,原由于何?

回复:

主席:

二○一八年仲春发生的台湾杀人案涉及一名喷鼻港女子被一名喷鼻港须眉屠杀,涉案须眉于案发后返回喷鼻港。涉案人于二○一八年三月被喷鼻港警方拘捕。律政司在斟酌所有相关证据后,向涉案人控以四项「洗濯黑钱」罪。涉案人于二○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判洗濯黑钱罪成,判囚29个月。

行政主座于十月十八日收到涉案人当时在囚中的来信,表示抉择刑满后就其涉嫌的杀人案到台湾自首,并请特区政府帮忙安排相关手续。涉案人于十月二十三日出狱,并在当天透过传媒公开表达他乐意赴台自首,吸收审讯的意愿。

现时喷鼻港没有司法与台方进行逃犯移交及刑事执法帮忙。在对涉案人的刑事检控方面,律政司经充分及周全斟酌了喷鼻港警方查询造访及汇集所得的证据后,在喷鼻港只有足够证据控告涉案人洗濯黑钱的罪名,并没有足够证据就其他恶行向他在喷鼻港法院提出刑事检控,包括他涉嫌在台湾干犯的杀人罪。律政司的刑事检控抉择,均是严谨地按证据、适用司法和《检控守则》自力地作出,并只会在有充分可被法庭回收的证据,令案件有合理时机达致入罪的环境下,才会提出起诉。

众所周知,杀人的恶行发生在台湾,逝世者尸首、主要证人、证物及相关证据均在台湾,是以台湾对案件绝对有执法统领权。自去年十仲春,台湾当局亦对涉案人发出通缉令,之后更把通缉令订为永远有效。特区政府觉得既然涉案人已表达志愿到台湾吸收审讯,又是台方的通缉人士,到台自首与执法帮忙无直接关系,完全可在执法帮忙以外直接了当地处置惩罚。

现时,涉案人已服刑完毕,是自由人,特区政府无权如台方所述去将他续押或对他施加强制步伐。对付涉案人今次志愿自首的抉择,特区政府乐见其醒悟自省,乐意承担罪恶,为案件的处置惩罚带来进展。事实上,特区政府收到涉案人的来信后,已即时透过喷鼻港警务处向台湾当局转达了涉案人的意愿,同时向台方表示港方会帮忙他作出相关安排,并愿意向台方供给统统所需的合法可行帮忙,但这必须在台方尊重喷鼻港司法及执法统领权的原则下进行。现时,港台双方已就涉案人赴台的安排展开联系,盼望双方在尊重各自执法轨制下务实处置惩罚,努力寻求规划让乐意自首的涉案人尽快到台湾吸收审讯,让其有改过时机,让法治及公义得以彰显,让遇害者的眷属得以释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